這麼長時間他做個閉嘴的人,他寄情於也不需要多開口的潛水運動,在海底的世界裡,他找到平靜和寄託……

一七一天等待驗退的日子,完全沒有任何收入,讓吳奇隆心煩氣躁,更加有罪惡感。如今問他代父還債的滋味如何?他說:「能負擔也是一種幸福!」



  要吳奇隆分析自己當兵前後的心情,他毫不思考就說:「還我清白!」問他年紀輕輕就開始負擔家計,代父還債,箇中苦味如何?他卻輕輕鬆鬆說:「能負擔也是一種幸福!」

  看來經過四一八天的軍中生活,和一七一天等待驗退的日子,原本就懂事的吳奇隆更加成熟了。這一年多沉潛的日子,讓原本就不多話的吳奇隆更加沈默。接受訪問時,他說:「我今天講的話比過去一年多加起來還多。」

  其實吳奇隆獲得軍中通知准許他暫時停役後,網路上就不斷出現吳奇隆出沒的消息。他承認網路上寫的都是真的,大家看到的也都是他。有鑑於去年入伍之前,因為右肩習慣性脫臼,申請丙等體位的批示,因為消息提早曝光,原本已經快要批准的核示,就這麼大逆轉,使得這次吳奇隆完全不敢張揚,一定要等拿到了有關單位的正式書面通知,轉服國民兵役後,才敢出面接受訪問。

  其實服役時,吳奇隆因為動不動就會脫臼,長官也很體諒,不會分配他粗重的活兒。每天他就是掃地、撿樹葉。判定暫時停役後,又因為不確定是否真可以拿到驗退的證明,整個人情緒波動很大,只好消極地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渡過每一天。

  吳奇隆說如果不是因為退役的消息一出,太多的朋友看到消息打電話鼓勵他,他倒沒有什麼特殊的感受,因為等了這麼久實在已經麻木了。如今心中大石已落,接下來的就是要好好的努力賺錢。

  從吳奇隆出道以來,經濟壓力似乎從沒有減輕過;孝順的他也一直以全家的經濟狀況為己任。在服役時每個月只領五千多塊,停役等待公文期間更是完全沒有任何收入,讓吳奇隆在心煩氣躁之餘,更加有罪惡感,覺得自己是家裡的閒人。



在電影圈,吳奇隆仍相當搶手

  當兵前,吳奇隆的父親因為生意失敗,在外欠下了兩千多萬的債務。那時雖然吳奇隆在演藝界已經很搶手了,但畢竟賺的速度跟不上花的速度,因此那一段時間吳奇隆的肩上壓力非常大。也因為錢關難過,經紀人苗秀麗成了他主要的借貸來源。為了擺平債務引來的不必要困擾,苗秀麗開了張三千萬竹旳支票,幫吳家渡過難關,但是另一手附上的就是合約書,所以接下來的日子,吳奇隆想不努力賺錢都不行。

  「其實現在債務已經還得差不多了,過去一年多,因為沒有收入,我已經把位於光復南的的餐廳股份讓出來,負擔也輕了很多,最苦的時候已經過去了。」他人還沒有退伍,電影公司就不停找上門。朱延平導演跟吳奇隆的片約一簽就是五部;香港方面又有嘉禾、徐克的片約。電影市道如此低迷,已經睽違幕前一段時間的吳奇隆還能如此搶手,可說相當難得。

  「現在唯一不考慮的演藝活動是舞臺劇,因為舞臺劇需要花太多的時間,投資報酬率太低。以我現在的狀況,多賺點錢才是真的。」

  一年多沒跟外界接觸,吳奇隆看來有點不自在,脫離五光十色已久的他,突然重新開始水銀燈下的日子,暫時有點適應不良,「這一年多我經常反覆思考,覺得自己很委屈。因為在軍中聽到很多不同的聲音,有人說我手受傷很可憐;也有人說能唱能跳為什麼不能當兵?我夾在其中心情真的壞透了,我是個希望以正常管道去做一些事的人,我右肩脫臼的宿疾也是真的,為什麼大家不相信我?就因為我是個公眾人物,我就沒有跟大家一樣的權利與義務嗎?」

  這麼長時間做個閉嘴的人,吳大可隆寄情於也不需要多開口的潛水運動,海底的世界裡,吳奇隆找到平靜和寄託。甚至他想不拍戲時,也不用怕餓死,可以跟朋友們一起在綠島開潛水訓練班。不到半年的時間,吳奇隆已經有八十支氣瓶的記錄,「潛水也可以幫功我手臂的復健。現在我維持每週至少下水一次的習慣,希望復出拍片後還有時間繼續潛水。」

  在這段自我放逐的時間裡,吳奇隆足跡踏遍台灣海域,從宜蘭、新竹、台中、日月潭、墾丁、高雄、到綠島,他過一天是一天,也懂得很多事情是不能控制與預先計畫的,那麼何不學著快樂點呢!



就怕吳奇隆得了自閉症

  吳媽媽:從軍中回來後,他就不愛說話,整天把自己關在房屋裡……

  「對我來說,不管他是明星還是偶像,畢竟還是我兒子!」做兒子的情緒不穩,在一旁乾著急就是為娘的。

  吳奇隆的媽媽在吳奇隆鬱鬱寡歡的這段時間,最擔心兒子得了自閉症,「從軍中回來後,他就是不愛說話,整天把自己關在房屋裡。我總是擔心經常去敲敲門,有時候他在洗澡,時間太久了,我也要擔心喊他一聲,深怕他想不開。」

  吳媽媽口中,吳奇隆是個孝順又顧家的好孩子,看到他從活活潑潑變成這個模樣,難免七上八下,「家裡的情況讓這個孩子很為難,其實她也很自責。我們做父母的沒能讓孩子有一個安逸的環境,反而讓孩子承受這麼多的壓力,其實我的心裡很不忍!」

  吳奇隆後來出門回處雲遊,有了宣洩的管道,吳媽媽反而比較放心;因為這樣的兒子,才是正常的兒子!



吳奇隆服役紀錄

  吳奇隆因右肩習慣性脫臼,兩次申請複檢丙等體位,後經八次複檢判定服役。

1997.2.17 入伍至成功嶺報到。

1997.2.28 因媒體報導確定驗退,國防部命再次複檢。
1997.3.18 分發至新竹關西營區(胖胖瘦瘦營)。
1997.3.27 下派部隊龍崗21砲指部。
1997.7.27 因陸續五次嚴重脫臼,由榮總骨科吳主任診治,復健醫師楊老師復健。經陳宏昌立委奔走聯繫,部隊長官同意請假,並自費到榮總開刀。
1997.8.6 由部隊轉至台北817軍醫院繼續治療與復健,但因817醫院的復健器材不敷使用,而依規定又不能繼續到榮總復健,肩傷復癒情況不理想。

1998.1 國防部公布實施國軍精實專案。因受傷情況符合精實專案條款,817醫院骨科主任王篤行醫師建議可申請體位重判為丙等,辦理停役。
1998.4.10 817醫院通知暫時停役,返家等候通知。
1998.9.22 新莊市公所通知已確定判定為丙等,轉役國民兵役。
1998.9.29

請領臨時國民兵身份證明書。



跟定苗秀麗?

  從小虎隊開始一路陪著吳奇隆走演藝路的超級經紀人苗秀麗,曾經拿著自己和吳奇隆的八字去算命,算命的說,他們倆這輩子注定難分難解,合作關係是再適合也不過的。

  問吳奇隆跟苗秀麗的合約簽了幾年,他搖頭說問苗姐。而苗秀麗則大笑說,她也數不清楚了,從最早開始到現在,也有十一年了,「算命的說他跟著我準沒錯,但實際上我也擔心,能不能真正幫到他!」

  吳奇隆受兵役問題困擾的這一段時間,苗秀麗多方奔走,幾乎是有目共睹。除了兵役問題,吳奇隆家裡發生經濟危機,她也是義不容辭。這就難怪吳奇隆在被問到經紀的問題時,非常果決說:「我不喜歡換來換去,小公司有小公司的好處,反正苗姐到哪兒,我就跟著到哪兒!」

  不過對苗秀麗來說,吳奇隆困頓的日子已經熬過去了,也該收收心,不要再開口閉口都是潛水,甚至當吳奇隆說出,「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想過乾脆放棄演藝工作!」苗秀麗會在一旁緊張說:「這關我什麼事,是國防部的問題,你可別算在我頭上!」畢竟,如果吳奇隆受情緒問題影響太大,一旦放棄演藝工作,她要上哪兒找這樣一個又被看好、又聽話、又能賺大錢的「好兒子」!
創作者介紹

plhcc的部落格

plhc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